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平的博客

人灵于万物 命不出五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通过研究易经、人的五行八字、房屋的风水布局等,给人以指导、建议,使其受益者人生更顺利、更精彩、更完美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  

2014-11-25 09:34:14|  分类: 绘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 
  编辑/雨浓
胡也佛所画人物画为传统题材,大多是士女图。如果说,张大千笔下士女的特点是白胖高,即肤白体胖高身材,多为唐美人,线条细匀,色调明艳,带有敦煌壁画画风,在额头、鼻尖、下巴颏时加敷粉,所谓“三白之法”,即使摩登女郎穿旗袍着高跟鞋,也依然呈现富贵气;那么,胡也佛笔下多体态苗条,开相端秀,线条流畅利挺,色调清丽,有时两腮浅红,人物姿态以西画写实构形,加上传统笔墨修炼又不乏优雅漂亮。前者似乎时代有点高古远隔多了,后者则似远若近在人间现世不远。
正如高罗佩在前者《序》中所言:由于“书中有复制的春宫版画及其他不应落入不宜读者手中的资料”只印了五十册,并把它们全部送给东西方各大学、博物馆及其他研究单位,作为社会史、文化史、艺术史、科学(性学)史研究来使用。
胡也佛这类秘戏图,就其艺术品角度而言,不必讳言,承袭了传统春画特点,多少失之“满”和“塞”,失却了他擅作士女图的那般秀逸随意、“吴带当风”,画面物件铺陈繁密,缺少了疏密虚实对比,色调也稍有腻俗,线条少了游行自在的变化之美——兴许是为迎合买主口味和要求吧。难怪阅画丰富的友人说,“画得漂亮”,但非“绝品”,有几位名画家看到过仇英小册页,六十四开大小,墨线白描,那才叹为观止呢。只不过,即使胡也佛画士女等一类线条,于电脑等影响下可能今后也难得有了。至于秘戏图内容,相对于社会现实中的嫖娼、男宠或“包二奶”、“第三者”等情杀犯罪种种而言,这两者倒也未必都有因果上的必然联系。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胡也佛时用“宁天下人负吾”白文印钤于画面,似寄寓自己甘愿遭天下人白眼而不愿离弃笔墨丹青的自责心情。只是处于新的时代及社会公德对两性关系讲合法、场合、健康诸因素,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他弃旧图新的艺术转身。茅子良
《上海书评》前几期有关于海上画家胡也佛的连载,有幸拜读,感触良久。胡也佛的生平事迹除了其子胡南洲的“胡也佛小传”,资料甚少。现有茅子良先生回忆钩沉填补遗缺,实属宝贵,如我等对胡也佛艺术仰慕已久之辈,理当叩谢。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胡也佛画集 
说起胡也佛,笔者少时亦从连环画中得识,《杨家将》的线描功夫尤其了得,堪称个中翘楚。“胡若佛”之名自此存于心头。不怕见笑,想起第一次见到署名“胡也佛”的单幅画作,还曾纳闷,此君与“胡若佛”究竟是何关系,父子?那笔笔精绝的铁线游丝分明一见如故,这不就是《杨家将》中的战袍衣带吗?后来一查方知原是一人,恍然得知胡也佛不仅仅是一位连环画家,随着书画拍卖市场的红火,我从历年图录中搜得不少胡也佛的作品,慢慢有了一些见识,胡也佛的国画家身份也自此从晦暗中浮显,得以重新审视。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作为一位海上画家,胡也佛在人物、山水、花鸟诸多领域无不精到,他的山水追承南宋马远、夏圭一路,用笔刚劲险绝、气格高古,在设色布局中又参入青绿及海派的某些特点,于冷峻中透出一些悠暖,读来赏心怡人。自明清以来,山水画风基本臣服于所谓“南宗”一系的观念之下,他立意求古,上溯南宋“北宗”风格,是要有一定魄力的。用董其昌的说法,其工甚苦。著名的“南北宗”理论虽贬“北”扬“南”,影响深远,可毕竟无法将“北宗”一笔勾销,因任何艺术的历史,必是向着多元并行。胡也佛的山水现在看来,至少在海上画坛,亦属难得。若与同时代另二位同样以马、夏一派笔法入手创出新局的名家并论,如果说溥心畬“清雅”,陈少梅“秀逸”,胡也佛可称“隽拔”。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胡也佛的花鸟,刻画工巧、用色鲜明,我们见到的徽宗时代宫廷画派的遗迹,虽工细之笔触历历在目,惜年代久远,色调大都灰暗生旧,难显当初。胡也佛有一张《竹石锦鸡图》(见朵云轩1998年春季图录)或可注上一笔,让我们揣测宋代花鸟鲜亮的原色风貌。
最可称道的自然是胡也佛的人物,士女题材更是一绝,这里试举二例。上海国际商品拍卖公司2010年春季图录中所见的一张,是胡也佛最常见的构图。少妇双手背于身后,手中持卷,眼神顾盼一方韵采不凡。上有马公愚的题款“懒思身外无穷事,愿读人间未见书”,此作当作于上世纪四十年代。最为笔者折服的是那展开的书页,仅凭线条竟能将纸张绵软的质感勾勒得如此毕肖精准,实平生所未见。恐就连善于“绘影写光”的西画技法也相形见绌。这或是中国传统线描高超表现力的典型特征。可以说,画者勾出的不仅仅是书页的表象,更令其内在的实性呼之欲出。在此想到,西班牙画家达利也曾痴迷于维美尔的《绣花边女士》,画中那根并不明朗的针,让他时时感到透出利光,触动巨大。鉴赏胡也佛的画作,观者如品香茗,须细细滋味,方不错失每一处微妙。
说到真伪,私下以为鉴定胡也佛的作品,尤在人物画上,印钤与款识不妨先略在一边,只须仔细检索一下线描的功力,便可了然一二。历年来出现的胡世佛伪作亦不在少数,但水平大都拙劣不堪,经不起推敲,虽说四海之大,可目前尚未出现从技法上可以乱真的伪作。嘉德公司自去年陆续推出三件“金瓶梅”组画,以笔者外行浅见,风格基本一致,可信度颇高。若要蛋中挑骨,那件拍出三百九十万高价的室内陈设部分的描画似略有瑕疵,不如另两件完善。有此三件,香港佳士得若干年前拍出的一套“金瓶梅”册页,便一目了然,实为伪作。出于历史原因,胡也佛为了这批有争议的画作而深受其害。随着时代的更新,思想脱蒙,我们有了重新评估这些旧作的机会。当然,以此讥贬胡也佛的画风有媚俗之嫌的也不少。这里诸君可自行判夺。只是有一点值得思考,面对艺术中某些民间题材、类别是否该以其特定的审美价值取向来作判断为宜?日本的浮世绘在其原来的时代也只是宣传,流通的画种不登大雅,后来何以得到全世界共同的重视呢?
总之,鄙人在此斗胆一言,放之近现代中国画坛,连胡也佛生前一向佩服的张大千,在士女画领域,恐怕也要“稍逊风骚”了。曾有一则传闻,张大千在一次画展上亲见胡也佛的士女画后,不禁向同观者赞叹道:“都说我是‘五百年来一大千’,你们看,他才称得上。”无论这则传闻是史实抑或杜撰,我想单就线描成就而论,胡也佛是完全当得起的。又有评论称,胡也佛旧有“仇实父第二”的美誉。其实也只是遵从敬重古人的习俗这一层而言。这话正合笔者心意,我曾拿自认的胡也佛精品同历代那些国宝级的线描人物杰作相比对,惊奇的是,在线条方面,胡也佛毫不逊色。传吴道子的《送子天王图》新近出版了大开范本,诸君若有兴趣可仔细观摹一下。说来也许不信,这件任何一本中国美术史都无法绕开的名作,竟然也会有破绽和败笔,令我略生疑窦,这是题外话了。
笔者才学有限,谈不上有什么高明的鉴赏力,这里权当信口雌黄。今天之所以大力鼓吹胡也佛的艺术,是由于除了连环画坛,胡先生真正的国画造诣在中国现代画史上似名不见经传。从未有过应得的地位与广泛的重视,甚至浩繁的出版物中,至今也难觅一本以他为专题的画集,实在令人叹息。而在泛泛之笔满天下的当下,动辄把石涛的“笔墨当随时代”、“我用我法”之论改头换面,作为自己的一套解释来掩其传统功力不足的比比皆是。胡也佛的艺术当然绝非完美无缺,所谓矫枉有时须过正,笔者才不揣浅陋鼓吹一下,并不想涉及其不足之处。至于他在画史上究竟应得什么样的位置,这里涉及更为复杂的美学范畴,笔者碍于篇幅也不够资历,不便延伸,只能恳请真正的专家赐教了。胡也佛生前曾自嘲只是一名画匠,而非画家。这当然是胡先生头脑清醒的谦辞,可反观当今画坛,自称笔法不让宋元的不也大有人在吗?若胡先生诚如自谦的那样,只可列入画匠一类,借用一词,也可称“巨匠”二字,当与画史上那些参与过伟大壁画创作的无名古人作等量齐观。
多年前,有幸结识胡明先生,胡明兄为人爽直,品味颇高,面貌酷似其爷爷。套句时兴的话,真令我有亲见前人的“穿越”之感。每聊至子夜,方兴未艾,不免同样感叹。据胡明兄回忆,他爷爷晚年亦曾大量研摹石涛、八大等文人写意画风,并反复摸索泼墨技法,尝试新的风格。他曾记得有一幅《芭蕉仕女》,背景为大片的泼墨写意,主体的人物仍以其独家绝活勾出,只可惜笔者未有此等眼福。不过,随着如今本民族的绘画越来越受到国人的拥护,相信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胡也佛精品,到时,还望画界也能“重视”胡也佛,让我们能进一步全面系统地研究认识胡也佛的艺术成就。夏功宇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 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《金瓶梅图》——记海上画家胡也佛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 
胡也佛(1908—1980)本名国华,后改名为丁文、若佛,字大空,号谷华,自署十卉庐主,浙江金姚人。上海新华艺术专业毕业,曾任上海商务印书局编辑、国民书局经理。工书画,学宗仇十洲,擅作仕女,间写宋元一路山水,隽逸过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